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宝贝

予人玫瑰,手留余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雨无声,只为下辈子的邂逅【原创】  

2011-01-09 15:57:27|  分类: 个人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呜......,笛声过后,列车缓缓驶出了车站。

梅长出了一口气,这下可以放心了。

她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,终点站也是一个从未听说的地方。

这一年她十七岁,她是为逃婚出走的。

这在常人看来多少有点不理解,但当时她就做了个这么决定,因为父母给她定的婚事她不愿意,原因很简单,她不喜欢那男的。

第二天下午,她到了宁波,然后随老乡进了一个市郊的小厂,开始了打工生涯。

打工的生活单调而枯燥,除了介绍她来的老乡云姐,她再也找不到一个熟人了。

早上六点半起床,很快的洗漱完毕,七点钟就进车间了。

因为年轻,所以不用花时间化妆,再说了,她们也不能化妆,因为她们要和食品打交道。

工作不很累,是眼色活,别人怎么做你看过就会,不过手要快些,这些对于梅来说都是小菜一碟,因为在家经常干活。

所以,厂里的工作梅很快就适应了。

日子过得飞快,转眼五年过去了。

除了上班,似乎没事可做,日子单调而乏味。

一天,云姐神秘的对梅说,晚上有人找你。

再问,云姐说到时你就知道了,让梅云里雾里的一下午。

 下班后,云姐把她带到了厂区外的一个饭店。

二人径直上了二楼,推开一个雅间的门,里面坐了一个男的,二十多岁,穿白衬衣。

“来了!”那男的起身相应。

“哦,来!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梅,我的老乡,这是峰,二车间的。”云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。

“想吃点什么?随便点啊。”峰说。

“云姐来吧。”没把菜单推给了云姐。

云姐点了柿子炒鸡蛋、烧茄子、酸菜鱼、香蕉牛肉四个菜峰连说菜少,就又点了水煮肉片和香蕉牛肉。

先上来的是香蕉牛肉,味道还行,三个人要了啤酒喝起来。

 云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,并向梅说想介绍峰和她做朋友。

哦,原来这样,梅看了一眼峰,峰正低头吃菜。

菜陆续上齐,摆了满满一大桌子。

峰的话很少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大概吃了一个小时左右,云姐说有事要先走,把峰和梅留在了包厢。

梅问了峰的家庭情况,原来峰是陕西人,家中排行老五。

梅对峰也没太在心,只是觉得出门在外,多一个朋友总比没有朋友强。

只是峰追梅追的挺紧,隔三差五的送些水果和小礼物给梅。

梅既没表示同意,也没表示反对,只是不给峰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因为那时手机还不普遍,峰便时不时的在送去的东西里放上纸条或者信件之类。

看着那滚烫的,火辣的话语,梅的心慢慢有了变化,她开始对峰有了好感。

两年后,记得那天是国庆节,厂里放假,峰约梅一起到宁波玩,梅去了。

记得那天他们逛了好多的大商场,买了一条周大福的彩金项链,花去一千多,买了一件毛料上衣,花了三百多,其他的内衣之类又花了一百多元。

在那时,峰一月的工资也就一千多元。

梅有点心痛,后悔不该买这么多的东西,因为峰的家境还不如自己家里。

峰大概看出了梅的心思,连说没事的,没看得出峰真的喜欢自己。

那一刻,梅的心里暖洋洋的,一种幸福感涌上了心头。

也就在那晚,梅成了峰的女人。

女人一旦陷入感情的漩涡,就会忘记理智这个词。

梅忘情的享受着峰带给自己的快乐,就连春节的到来也浑然不觉。

峰说了,春节回家把婚结了吧,梅一口答应。

到了峰的家里,发现峰的家里什么也没有,峰的父亲治病花去了家里的所有积蓄。

面对峰带回家的媳妇,老太太喜欢的合不拢嘴,并一个劲表示家壁四空的歉意。

就这样梅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和峰完了婚。

婚后的生活风平浪静,峰的家人对梅都很好,这一点梅很知足。

一年后,梅生下一个胖小子,快一岁的时候摘了奶,交给婆婆照看。

梅和峰重新出来打工赚钱,因为在家没有厂子,活不好找。

这一次厂里安排峰和梅的是夫妻间,也就是双职工宿舍。

工作顺心,生活安逸,日子一天天的限于平淡。

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此话不假。

两个人在一起久了,觉得话反而少了起来,有时反而会因为一句话、一件小事闹得不愉快。

梅和峰就是这样,两个人在一起话越来越少,除了睡觉,似乎没有别的事可做。

梅的脾气又不好,峰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,有时在外打牌通宵不回家。

说了几次后,峰依然如故,梅便不愿再说了。

好在社会发展得快,手机可以上网了。

梅迷上了聊天,籍以打发无聊的时光。

就在这时,海进入了梅的生活。

海是梅的一个网友,网名爱雨无声。

他是梅无意中加的一个贵州老乡。

一天晚上,峰又去打牌了,撇下梅一个人留在家里,寂寞之余她上了Q。

“你好!”是爱雨无声发来的。

“你好!”梅礼貌的回应了一句。

对于海,梅并不在意,因为她的网友有好几百,何况是新加的。

但接下来,海的聊天却给了梅很好的影响,从梅的家乡聊到梅,但更神奇的是,海看出了没很不开心。

说实在的,梅还没有对别的异性有过好感,她觉得海有一种让人信赖的感觉,会体贴人,能理解人。

记得那天两人聊到了一点多。

此后,每天梅下了班,整理完家务,洗漱过大多九点了。

上了线,“爱雨无声”已在等她了,他会详细的问梅的上班情况,俨然一位挚友。

梅会把自己的苦恼倒给海听,听完后海总会耐心的开导梅。

梅不再为家里的事烦恼了,她不再理会丈夫的冷落,不再去劝说丈夫远离牌场。

因为在心里她有了倾诉的对象,那个不似丈夫却胜过丈夫的人。

峰后来不再去打牌了,但和梅之间依旧没有话说,他们更多的是各自打开手机各聊各的天,各找各的网友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空气依然沉闷,梅和峰别别扭扭的,梅很苦恼,但峰却不愿离婚,梅无可奈何。

有人说幸福的婚姻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,错误的婚姻则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,梅觉得不无道理。

她面临的难题无人可解,自己不能,海也不能。

她有点迷茫,她知道海也喜欢自己,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接受这分感情,她需要有个人关心自己,不是物质,而是心灵。

她也曾想断绝和海的联系,但是没过几天,她还是想和海聊上几句,因为看到木讷的峰,她的心里很痛苦。

11月的时候峰回家了,而梅却去了杭州,那里的大姐、三姐让她去那里找活干。

然而,到了杭州事情却并不如预先想的那样好,找了两三份工作,没都觉得不合适,最多的只干了半个月。

无奈,她只好回到峰的老家陕西。

呆惯了城市,回到农村。

梅很多地方不适应,和哥哥一起住土房子,上网也要到县城。

更多的是熟人不多,确切的说可以一起说话的不多,口音不同,阅历不同,爱好不同。

刚到家儿子很黏人,毕竟好几年不见了,儿子总是跟着梅,不停的说,不停的问。

好在过了新鲜期,儿子又去自个玩了,梅也学着做些农活。

很快秋天过去,到了冬季,农村盖房的很多,这不大哥家要盖房子了。

请工匠,运材料,那是男人们干的事,女人做的只能是做饭送水。

大嫂不会做饭,重任落到了梅和三哥的身上。

每日里忙着给盖房的人做饭,梅 开始有点手忙脚乱,毕竟还不习惯。

闲下来的时候,梅会想海,想海在做什么,上班?逛街?还是在上网?

而海也会猜测梅现在在干什么?蒸馒头?炒菜?还是煮米饭?

等不及了,两人会有电话联系,虽然只有简短的几句,但两个人都放心了,知道对方在干什么,不是不理会,而是在做事。

对于两人的关系似乎已超出了普通的朋友,虽然没有夫妻之间的亲缘关系,但那种亲密感也足以让人神往。

梅有时做了好吃的,会发短信给海,然后两个人沉浸在你情我意的谈笑中。

但谈笑归谈笑,梅和海都清楚 ,两个都有家庭的人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。

毕竟现实是残酷的,有很多的无奈,他们不可能为对方离婚,也不希望对方离婚,都不希望自己的出现破坏对方家庭。

爱雨无声是海的网名,他多么希望有一场爱的细雨无声的滋润自己的心田,使自己的心灵不再干枯。

下辈子的邂逅是梅的网名,是认识海以后梅改的。

网络上有句话:明知道没有结果,却不愿放手,一味的坚持,只是为了一个错误的结果。

海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这样,也没人告诉他们。

下雪了,天变冷了,他们会提醒对方多穿衣服,注意保暖。

夜深了,他们会提醒对方该下线了,别熬夜,对健康不好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们享受着对方的牵挂和浓浓爱意,相濡以沫,却别无所求。

他们维护着自己的家庭,不曾越过雷池半步,因为他们心里都有杆秤。

他们哭过,他们笑过,把一切当浮云。

也许在某个深夜他们会想起对方,只是心有牵挂。

也许某个节日,他们会互致祝福,因为他们心里想着:只要你过得比我好。

天会荒,地会老,纵然如此,他们选择坚守,宁愿海枯石烂,唯情不变。

也许你会说他们的恋情不正常,但在如今,又有几人向他们那样,淳朴,真挚,没有瑕疵。

爱雨无声,能滋润你的心田,下辈子的邂逅,会圆你一个未圆的梦。

好想你!大声的说出来。

即使今生无缘牵手,那就给下辈子一个邂逅的理由,相信那句古话:有情人终成眷属

爱雨无声,只为下辈子的邂逅......

爱雨无声,只为下辈子的邂逅【原创】 - 爱不释手 - 快乐宝贝真的好想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